新万博体育,万博体育平台

欢迎进入塔城新万博体育,万博体育平台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塔城新万博体育,万博体育平台网网络举报入口
返回首页

劳作是一帧美景
2019-08-19 18:14:43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马文华   评论:0 点击:

 

在沙湾县大泉乡杨家庄村驻村期间,和村民一起下地劳作是走进和融入他们生活最好的方式之一。我总是忙里偷闲,不放过任何一次下地体验农活的机会,见到村民就四处许诺:我要有空就去帮你拔草、抠苗、打顶、拾棉花。别人眼里枯燥和单调的劳作于我却甘之若饴。

村干部和熟悉我的村民总是调侃和质疑我的诚意和体力,说我“鸡肠小肚”的饭量决定了我“小里小气”的气力,万一累倒了还得去治病,划不来,倒给钱都不考虑。他们说拔草吧,就怕把棉苗当草拔了;种树吧,别把自己给栽进去了;抠苗吧,再把好苗都给抠死了,何况外面阳光锐利,会让我“不堪一晒”,武断地认为又热又脏的农活不适合我。

但我不甘心,我发自内心想给他们搭把手和体验劳作的善意被辜负。那天我又向他们要活干,村主任说:“我想起来了,点苇子的活你可以干!”我翻着眼睛神速回应:“放火的事我不干!”

“点苇子不是放火烧荒,是把地里的芦苇剪断,给苇子点药。”他们哄堂大笑。

别看80后的小媳妇燕子娇小瘦弱,干起活、开起车来能顶一个精壮的小伙子,走路都带风。她开着小面包车拉我颠簸在去棉田崎岖坑洼的路上,犹如一尾急于游弋出河的小鱼,左突右拐。

我也学村妇们的样子,戴上手套口罩,帽子上再围上燕子给我的浅紫色遮阳大围巾,全副武装到牙齿。十几分钟后来到地里,地里已有五个中午没有休息的“花花绿绿”的村民或蹲或坐在地里埋首点苇子。

燕子拧开一个空矿泉水瓶盖,在上面用小剪刀戳两个小眼,将药水“草甘膦”倒入瓶中,然后又用一小块海绵和一小片布包住瓶口用细线缠紧,这样用手挤压瓶身,药水就会从盖子上的小眼流出来。

“草甘膦”是一种内吸性药物,滴在苇秆截面上会随着植物组织向下传至坚硬的根部至“斩草除根”。我看他们一手执药瓶,一手剪苇子,右剪左点,宛若飞针走线。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那一丛丛茂密的芦苇,原本是隐身于苍茫经卷中一道美好静姝的美景。而现在它们却狠狠地不顾一切地往上蹿,目标好像是要揭竿而起,上天造反,它们现在是与棉苗争夺领地和营养的敌人。对不起了,小芦苇,我要下黑手了!

学村民的样子,我也左右开弓,双管齐下。右手拿剪刀剪苇子,左手执药瓶点药水。但因为不习惯用左手,所以总觉得别扭,于是右手剪右手点,左右手来回倒腾慢得像绣花。好在干了一阵,动作慢慢地也熟稔起来。

就这样,一片片翠绿的芦苇在身后顷刻伏地,哀鸿遍野。此时,略过耳畔的不只是清脆婉转的鸟鸣,还有狂野的风在周身和无尽的旷野上呼啸而过,咄咄逼人。

正好有朋友打来电话:“你在哪里?”

我说:“在棉田里。”

又问:“棉田在哪里?”我环顾四周,见一朵白云正闲庭半空,就大声回复:“在一朵像棉花一样的云下面。”

风把我的声音摇曳很远,呵呵,留它在风中凌乱吧!

那天我把点苇子的照片发在我们工作群里,要不是从穿着上能辨识,裹着大围巾低头点苇子的我和村民无二,不会被认出。

一村领导微信里问我:“又到谁家地里驴打滚去了?”我甩给他一串撇嘴、白眼、冷汗的娃娃头表情以示不满。他说:“一地乱苇子,不是驴打滚是啥?”

好吧,我决定哪天伺机也到他家地里去“驴打滚”一番。

有时,我也会在下班后的晚霞中,手持从斜对门的邻居家里借来的长柄火钩当作抠苗或拔草的工具,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一块地里,给自己定一个要完成两个薄膜的抠苗、拔草的任务。在夕阳映照下将自己和村民勤奋认真的劳动样子在广袤的棉田里变成一帧美丽的风景,直到牧归人悠然在回家的路上,牛铃叮当,羊咩声响。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让心灵起些茧子吧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